EXPLOREMY LIBRARY
searchclose
shopping_cart_outlined
exit_to_app
category_outlined / Business & Finance
Business Today 今周刊Business Today 今周刊

Business Today 今周刊

No.1173_Jun-17-19

身為財經雜誌第一品牌,《今周刊》以「深入財經、預約財富、關懷社會、品味生活」為編輯核心,是台灣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財經雜誌。《今周刊》每週提供最新的財經剖析與產業動態,近年來更領先報導「消失的醫生」、「退休金大騙局」與「苦勞經濟」,並揭發台灣食安危機等重大議題,推動政策改革引起社會廣大迴響。*貼心提醒:因數位技術變遷,為了能提供您較佳的閱讀體驗,請選購2010年(含)以後至最新一期之期數。今周刊ZINIO電子版於每週四 17點之後出刊。

Country:
Taiwan
Language:
Chinese
Publisher:
BusinessToday Co., Ltd.
Read Morekeyboard_arrow_down
SUBSCRIBE
$91.18
52 Issues

IN THIS ISSUE

access_time1 min.
邊搬、邊裝、邊生產

中美貿易惡戰之下,越南很旺。這從今年前四月,美國自越南進口金額改寫二十五年紀錄、年成長率創十七年來同期新高即可看出。但意外的,是出口亮點產業的改變。 前四月,越南對美出口成長率最高的,不是印象裡的紡織、製鞋等傳統「越南製造」主力,取而代之的出口新星,是手機與電子零件等。這個現象,意味著產業供應鏈的轉變,也是我們決定飛往越南、直擊台商科技廠布局現況的原因。 這是一個畫面感十足的封面故事報導。在北越河內的瑞軒新廠,門口招牌是用印著公司名稱的帆布臨時充當,廠房外的整地工程仍在施工;廠房內,裝潢未完,但一條緊急架設的生產線已經開始運轉,生產線上一排作業員,制服左肩有著共同臂章,紅字寫著代表上工未滿一個月的「新人」字樣。 邊搬家、邊裝修、新人上陣拚生產,連串的畫面與故事,看出台商科技大廠的「急」。 同樣位於河內的永福工業區,電子大廠仁寶已經收回原本轉租的廠房,據聞,不久前還在中國重慶的筆電生產機台,已用兩天半的時間載運至此。筆電被認為是最難移動的供應鏈,但隨著仁寶大軍進駐,據稱周邊小廠也將陸續到位。在這裡,看出供應鏈逐漸成形的「勢」。 重慶到河內,兩天半的時間急行千里,頗有「朝辭白帝彩雲間、千里江陵一日還」的速度感。當年李白因被赦罪寫下此詩,用「輕舟已過萬重山」表達如釋重負心情;而今台灣科技廠的遷徙,卻是貿易戰火的推力使然。台商也說,對中國的依賴早已成習,這才是真正的海外第一戰。急走之後能否度過萬重山?仍有考驗。…

access_time1 min.
從海思備胎說起

美國行政當局對華為發起全面封殺,聲稱該公司對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,但又遲遲未能提出證據。這種絞殺的目的,乃是司馬昭之心,這裡不說也罷。中國科技先鋒、全球5G產業領先者,一夜之間陷入了供應鏈斷裂的危局。 封殺令傳出的當晚,華為海思的CEO 發出一封致全體員工的信,指出多年來暗中開發但又被鎖進保險櫃不用的「備胎」晶片,成為了正選,擔負起未來華為晶片供應的大任。在公司遭受嚴重打擊的時刻,這封信撒出了希望,激勵起士氣,在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,筆者感受到悲壯與振奮。與海思麒麟九八○處理器同時從暗室裡走出來的「備胎」,還有操作系統鴻蒙,連「正胎」谷歌的安卓系統也要重新審視其斷供決定。 華為並沒有走出危局。數據顯示該公司今年的元件進口量比去年多出四成,估計囤積了四到六個月的元件備用,但之後呢?華為擁有某公司的底層授權,但若沒有下一輪技術更新後,產品便沒有持續競爭力。 美國在供應鏈上絞殺華為,對所有中國科技公司是一場震驚,大家都在悄悄審視自己的軟硬件供應,掂量一旦制裁輪到自己,公司該如何承受。受到海思備胎的啟發,不少企業開始考慮打造自己的供應鏈替代。 科技研發是一項高風險的運作,失敗風險很高,何況備胎並非公司的主業。同時研發需要長期的沉積與糾錯,並非一蹴可幾。 筆者認為,科技企業一擁而上,各自研發備胎,可能有成功案例,但整體不會太成功。更麻煩的是,備胎戰略勢必占用大量企業資源,一時未必能產生經濟效益,這對企業的現金流可能是災難性的。若中國企業全去打造備胎,川普的打壓舉措就收到奇效。 打壓中國科技企業的是美國政府,未必是美國科技企業的本願。晶片業下一個投資高峰期即將來臨,美國公司不賣晶片給中國企業,它的投資計畫必然遭受衝擊,長遠來講可能輸掉全球競爭力。中國企業要沉著應戰,不要因為恐慌而胡亂投資。中國政府的行政干預在這場遊戲中是有效的,以美國為總部的跨國企業,在中國的銷售金額超過五千億美元;而以中國為總部的跨國企業,在美國的銷售金額不到二百億美元,這與中美貿易錯位形成鮮明對照,也是影響美國企業利潤、股市情緒乃至政府決策的一個因素。 長遠來講,中國發展自主創新的科技體系,恐怕是需要的。中美科技體系,既有交合又各自獨立,恐怕免不了。但這恐怕需要二十至三十年的過程,企業主導研發,依靠市場托力、政府從中協調,以5G為特點的大數據時代和中國龐大的內需市場,為中國走出科技「拿來主義」的盲區提供了可能。到時候,可能真得謝謝川普。 (本專欄隔周刊出) 陶 冬 瑞士信貸私人銀行部高級顧問;研究興趣側重中國經濟,兼顧亞洲及其他國家地區經濟分析。…

access_time1 min.
內形與外勢

世局大變,所有保持敏銳現實感的執行長們,心中都不由自主地浮現出兩項宏觀調控,影響企業集團氣數與命運關鍵性戰略布局決策變項:「內形」與「外勢」。 內形操之在己者多:長期地、有遠見地、有思考和視野縱深地將企業資源,投入人才、資金,與專屬技藝深度的深化,看的是垂直深化的深度經濟。外勢操之在己者少:像美中矛盾對立的效應,企業的製造鏈與「中國製造的距離」成為關鍵性橫向空間布局變項,看的是水平展開的地緣經濟。 前者技藝深度(策略的「內形」)操之在己,投資建制可長可久。像台積電七奈米、五奈米、三奈米製程,在台灣本土一路投資精進不停——這樣的經濟地緣布局與技藝深度投資戰略,可稱為「本土上進」T模型戰略(相對於類鴻海長征西進/南進F模型)。西進也好,南進也好,所追求者「Cost Down」;而上進目標則著眼在「Price Up」。 企業走T模型,得面對艱鉅挑戰,像五奈米EUV(極紫外光微影技術)月產十萬片晶圓,一個廠就要投資一八○億美元,風險極高(十奈米DM最先進製程不過七十億美元)。而且設備開發與操作Know How累積深化,需極長時間學習曲線,像中蕊的製程自二○○○年起,到一九年才勉強上進至十四奈米,可見上進路程多麼遙遠而渺茫。 再如台灣市面上,苦茶油原料苦茶籽近九成自中國進口,怎麼看都像一黃昏產業。其中C牌卻自○四年起,逆勢在島內契作六座苦茶樹農場。在台灣長大,對美好生活想像已成天賦的三十七歲第三代執行長,以在地新鮮原料提供高品質油品,並將品牌全新設計,傳達品牌在地精神,將品牌毛利自兩成提高至五成以上。經營想像力重點從「商品」思惟及中國原料Cost Down路線,轉向以扎根台灣在地風土文化,創造價值的Price Up路線。 無論什麼產業,台灣的未來生機,不只在於以外勢的地緣經濟思惟,將中國的生產線移回來而已;而更在於以內形的深度經濟思惟,再一次重新推動台灣製造升級。 (本專欄由司徒達賢、樓永堅、吳靜吉、李仁芳共同主持) 李仁芳 政治大學前創新管理教授,專長領域為創意產業與創新管理、組織理論;曾發表《巷弄創業家》、《創意心靈》、《管理心靈》等專書。…

access_time1 min.
從跨領域到反紀律

最近美國公布二○二四年的登月太空人候選名單,成員不是飛官就是學霸,但所有成員的學經歷都非常跨領域,至少具備兩種以上學科及職業的背景。 在數位科技穿透所有應用範疇,各行各業都在進行數位轉型的年代,軟硬體早已緊密整合,跨領域更不是罕見事件。但因為我們處在一個習慣專業分工、崇尚單一職涯的社會,這樣的人才在台灣,甚至全亞洲都極少見。讓我以近來在台灣大舉招募及投資的Google(谷歌)為例,加以說明。 谷歌很長時間專注於以軟體為架構的各種網路服務,因此招聘的工程師們都需要是通才,除了核心的編程能力,靈活而迅速地在各種應用間轉換、與不同背景的團隊合作,也是非常重要的特質。 但在硬體產品或整合性服務也開始成為核心商業模式的此時,硬體工程師的專才特性,一方面讓谷歌重塑人員招聘與組織運作的方式,二方面也發現台灣在專才養成上的特點。 不可否認,從半導體、光電、材料到機構、模具、電路板,都是台灣的產業優勢,但多數工程師或中小企業主,卻缺乏跨領域的合作經驗與格局思惟。跨出製造業,其實各行各業都有類似現象。軟體業如此,生醫、金融、教育、法律、建築等知識服務業更是嚴重。 最近我參訪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媒體實驗室(MIT Media Lab),除了驚歎於二十六個研究群各自的主題,包含從外太空到內子宮、從音樂廳到起居室、從自行車到自駕車,每個團隊內成員背景之多元,各團隊間的合作之密切,讓我明白為何該實驗室能具有極大的創造力與影響力,以及對跨領域人才與跨國企業資源的吸引力。 有趣的是,他們近年採用antidiscipline (反紀律),取代inter-discipline (跨領域)的概念。由於discipline具有學科、紀律、秩序的含意,這個字眼著實呈現了該校與該實驗室的創新精神與實踐能力。 在國際事業發展與策略投資人才不足的台灣,除了該藉由與一流的跨國企業、研究機構,合作培養人才外,更應思考在開放自由的民主架構,以及亞洲最先進的實驗教育體系下,我們如何養成跨領域、甚至反紀律的「不規矩」通才。 (本專欄由詹益鑑、鄭博仁、客座作家群共同主持) 詹益鑑 參與生醫新創/數位健康/實驗教育的斜槓中年,熱愛閱讀、旅行與鐵人運動,自許為務實的理想主義者及社會工程師。 延伸閱讀:教出創新下一代…

access_time1 min.
處變不驚的「碳」為觀止

五月上旬,在美國夏威夷毛納羅亞天文台(Mauna Loa Observatory),和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(NOAA)一同監測大氣中碳濃度的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科學家宣布,二氧化碳濃度已空前突破百萬分之四一五(415ppm)。 二○一五年聯合國氣候公約《巴黎協定》強調須控制暖化在攝氏二度的活命線以下,二氧化碳濃度不得超過450ppm,但是一八年底科學家們大聲呼籲聯合國須控制暖化在一.五度的逃命線,亦即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須低於400ppm。十五年內若不能較一○年減碳四○%至六○%,地球面臨衝擊更大的天災巨變,將成必然。 所有經濟活動要減碳過半,變革勢必劇烈,包括抗拒變革的手段。 五月中旬澳洲總理莫里森領導的保守派自由黨,意外贏得國會大選,莫里森主打經濟、創造就業及大規模減稅。最受國際氣候專家矚目且是澳洲大選勝負關鍵的是,他傾全力在昆士蘭州輔選,與川普如出一轍地用增加就業機會,成功防衛不利抗暖化的阿達尼(Adani)煤礦場開發案。此舉成了壓倒主張提高低薪勞工薪資、減少富人賦稅優惠、減碳對抗氣候變遷的勞工黨之最大利器。 氣候變遷的問題在下屆美國總統大選中又開始逐步發酵,儘管各油氣公司政治遊說的公關支出,已受到密切監督,但是這場選舉仍又將是化石能源產業反對抗暖化的角力戰。 台灣沒有生產一滴原油,也不再開採煤礦,但是對於未來十年全球低碳轉型的絕對關鍵期,卻沒有明顯讓人民有感的策略布局。選不選?怎麼選?真假新聞充斥各種媒體,就是沒人關心台灣在未來世界低碳版圖中的新座標。 我們是個奇怪的國家,明明經濟疲弱不振二十年,卻依然讓政治人物沉溺在以為選舉就能讓國家富強的假象。生意人讓台灣躋身世界前二十大對外投資的國家,但我們對全球國際情勢的認識,卻是淺薄,甚或漠視。 減碳是避險,沒有白吃的午餐;低碳是投資,不可能不勞而獲。如果我們對於世界低碳壓力的警訊,依然處變不驚,實在是對不起將不再仰賴化石能源的未來世代。個個有機會、人人沒把握的總統參選人們,為台灣幹些像樣點的低碳活吧! (本專欄由黃正忠、龔建嘉、鄭涵睿、張英樹共同主持) 黃正忠 安侯永續發展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,曾任台灣企業永續發展協會祕書長達16年,現為國立政治大學MBA及EMBA兼任副教授,為我國推動企業社會責任、永續性報告、社會責任投資、碳揭露、企業永續策略及碳管理的先驅。…

access_time1 min.
尋找ai危機的解方

現代人生活已完全脫離不了AI (人工智慧)! 超有效率的AI不僅剝奪人類工作機會,更加速個人乃至國家的貧富差距。人類因為信服AI帶來的可見成果,開始聽命於AI,成為AI的部下;最可怕的還是AI逐漸失控、暴走,幫人類下直接危脅人類生存的決定,英美及日本等不斷有人提起此一危機,想開出處方箋,紓解AI帶來的不安。軟銀的孫正義還投資培育拯救人類的天才,但根本方向是否對了? 讓AI無敵化,甚至不依賴人類數據還更強的深層學習技術,是源自英國,也因此英國對AI最有警覺。去年辭世的霍金(Stephen Hawking)早已提醒AI發展失控,恐毀滅人類;牛津大學教授博斯特羅姆(Nick Bostrom)則呼籲再過幾年,超越人類所有天才的超級智能(Superintelligence)登場後,人類將遭遇空前的困難;他所講的不僅是小AI對人類的剝奪,更指向各國拚命想將自駕等大AI導入戰場。 美國矽谷也很憂慮,多位著名的IT創業者投入龐大私財,研究讓AI 做出對人類有益的事,但這樣是否能遏制AI的魔性呢? 孫正義的解方則是搞了一個育英財團,匯集高智商青少年,想讓他們開發能對付失控AI的策略。但他找來的也不過就是數理傑出的孩子們,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地加強訓練,怎麼看,將來充其量不過是開發出性能不夠好的AI而已。 這被腦科學家茂木健一郎點破,他指出,育英財團匯集的大多是男孩,但女孩其實擁有同樣腦力,此外他認為要勝過AI,必須是有如文藝復興時期的文理全才才行;但茂木對AI仍有錯覺,他還以為AI只會做有前例的事,而不知道現在AI很多是零學習,不需要前例的數據,反而更不會被人的思惟極限及錯覺阻擾,自我學習更有效率。 若想用AI來制伏AI,結果人類就是在AI的擂台上摔相撲,不僅輸給了AI,價值也被AI決定,因為AI 太有效率了。人類至今比其他生物更有效率地存活,以效率自豪,但現在人類應回到珍惜人類非效率的部分,例如感情等,更換價值觀,才不會過度尊崇AI、最終被AI毀滅! (本專欄隔周刊出) 劉黎兒 台大歷史系畢業,旅居東京20餘年,個性樂觀、好奇,部落格 http://blog.xuite.net/lill88/lill…

hel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