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gocis i Finances
Business Weekly 商業周刊

Business Weekly 商業周刊 No.1696_May-18-20

《商業周刊》創立於1987年,今年邁入二十二年的里程碑,是全台灣最具影響力、發行量最大的財經雜誌。經發行公信會(ABC)的稽核,發行量為全台第一。每期平均有費發行量為147,339 本(2009/1-2009/6)。 堅持先進的觀點、敏銳的新聞與中立的媒體角度,報導變化迅速的商業環境、成功人物的事蹟與世界的趨勢,提供讀者具深度與廣度的第一手消息。除了關注台灣的新聞,《商業周刊》同時以強化全球的觀點、整合專業的分析與增進多元化的內容為目標,連結當地企業與世紀潮流。 *貼心提醒:因數位技術變遷,為了能提供您較佳的閱讀體驗,請選購NO.1141(含)以後至最新一期之期數。

País:
Taiwan
Idioma:
Chinese
Editor:
Cite Publishing Holding Group
Periodicitat:
Weekly
Llegir Més
COMPRAR NÚMERO
3,11 €(IVA inc.)
SUBSCRIURE
92,77 €(IVA inc.)
52 Números

en aquest número

1 min.
多談談失敗

這一期雜誌,如果您仔細看,會發現有一個共通字:失敗。 比起成功,我們更想多分享失敗案例。 畢竟,成功難以複製,但失敗的劇碼,總是不斷重演。 比如這期封面故事的主角:台灣網通大廠友訊,原本是真正的台灣之光、世界第一。 然而,在創辦人因病身故之後,惡性循環開始展開。一個因人而聚的企業,也因人而散,海外分公司開始各行其是,如同散沙,具有競爭力的產品推展不出去,而在內部,遺孀堅持「守護高家資產」,在經營權與所有權之間出現灰色地帶,一群自認有「情義」的創業夥伴與老臣,也容忍此事發生⋯⋯。 友訊歷經四年的虧損後,近日, 外行人如台鋼以「 組成5G國家隊」 為訴求, 計畫入主,爭取到友訊創業夥伴支持,後者想再為友訊搏一次轉型機會,又再引發風暴。遺孀指責對方「背叛」,創業夥伴則回應,公司被經營到連年虧損,無異為「掏空」。 雙方不平,認為對方辜負自己,一群被情義倫理綁架的人,至今都沒認清:自己最不該辜負的人,其實是七萬位小股東。 原來,一開始沒想清楚自己要為誰負責,動念錯了,接下來就會步步錯。 除了友訊外,這期的軟體大廠訊連,與大同股權案,也是好的失敗教案。我不喜歡事後諸葛, 畢竟成者為王,…

1 min.
最重要的一件事

第二季要追趕業績, 你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麼?」這是我最近開業績檢討會時的必問問題。很幸運的,我們第一季的獲利達成率超過一○○%,但隨著第二季的歐美疫情肆虐,我們目前的業績表現落後了二七%,我因此向主管們提問,還有一個半月,如果要追上預算,你的策略是什麼? 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。在報告裡,有人列出了待辦清單,洋洋灑灑:從管區深耕到教育訓練,從新客導入到舊客激活,從增加提案數到跨部門協作增加⋯⋯。 「保證做不到!」看完報告後, 我很殘忍的說。這些從ABC到XYZ的工作事項,本來就是每天該落實鋪墊的動作,如果過去都沒做到,如何期待第二季剩下的短短五十天裡,可以一口氣做到呢?我得殘酷的指出,這樣的計畫根本沒有面對現實。 「管理的藝術在於,能從眾多看似相差無幾的重要活動中,選出一、兩項最有效的,然後集中處理它們,」英特爾創辦人葛洛夫說,這樣經過選擇的過程,才叫策略。 用大白話來比喻,你想去台北一○一有很多種方法,但為了求速度最快,你最後決定坐計程車去,而不是搭公車、捷運,也不是自己開車、騎車, 這就叫策略。所以, 策略一定牽涉到取、捨,而核心的問題是,你決定放棄哪些路徑?…

1 min.
半生快意靠直覺

我是一個思慮敏捷的人,在五十歲以前,做任何事,通常只要一接觸,就立即可以下決定要做或不做,這個決定靠的是直覺,這通常是在很匆忙中,快速下的決定。 我人生中幾個重大的決定靠的都是直覺。大學畢業時,決定不考預官,理由很簡單,因為不想讀國父思想;後來又臨時改變主意,因為一個學長告訴我,當二兵要浪費一年十個月,過完全沒有自由的日子。 畢業之後找工作,決定去考記者。當記者,也只因為白天可以自由活動,隨心所欲到處走。為了當記者,我還不惜和媽媽吵架,違反媽媽的意思。 在《中國時報》當記者時,又自己在外面偷偷創辦《陽明山週刊》,不敢讓報社知道,結果大賠了幾百萬元收場,這個決定,也是因為一時興起想試試看。 三十三歲我離開了《中國時報》,只因為有一個機會去當雜誌社的總編輯。嚴格講,那不是一個好工作,只是因為我沒做過,有新鮮感,我就把一個「事簡錢多很逍遙」的工作給辭了,這也是直覺,我做了影響我下半生最重要的決定。…

1 min.
我們回不去了⋯⋯

幾年前台灣有部很火的偶像劇,男女主角曾是夫妻, 歷經標準的八點檔公式後,男主角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央求女主角復合,卻換來女主角淡淡一句: 我們回不去了……。 不只八點檔連續劇說「我們回不去了」,面對疫情後的經濟情勢, 恐怕很多人也得說「我們回不去了」。以A股上市審查為例, 企業最難熬、最痛苦的一關,當然非參加上市審議會莫屬,因為要在短短四十五分鐘內爭取七位審議委員投下贊成票,老闆壓力之大可想而知。 幾週前有家廈門台商歷經六年奮鬥後,終於具備進京趕考,也就是到北京證監會參加審議會的資格,但證監會突然來了個通知,說因為疫情原因,這次就不用飛到北京了,直接在廈門工廠用視訊和審議委員對話就行。 連我這樣有豐富參加審議會經驗的老鳥,面對突如其來的新遊戲規則也一樣傻眼。我從沒想過,在工廠的會議室裡就可以決定這麼多年努力上市的結果?豈不是太沒有儀式感了?更不可思議的是,證監會在嘗到視訊會議方便又高效的甜頭後,居然考慮從今而後所有的審議會都改採遠距視訊。就算你的公司在烏魯木齊,未來也不用千里迢迢進京趕考,不等疫情過去,證監會現在就表態回不去了。…

1 min.
事不行,還是人不行?

在某次產品上市的專案會議中,看著大家都認為很棒的新品,一定「中組(台語,意即押對寶)」,應該能打到消費者,而創造更多「被想要」的價值。這時也努力的用OKR討論上市第一個月的銷售目標,方便展開後續相關的執行要點及行銷預算。 當下同仁認為,這產品應該會比之前的新品上市時成長二○%(努力擠出老闆要的成長目標),但當下的我卻搖搖頭告訴大家:我希望是過往銷售的兩倍以上,預購時能破K。這是一個從沒做過的目標和達成的事,當同仁領到這目標,心中的OS是老闆太瞎?還是開心的領受這目標接受挑戰呢?…

1 min.
犧牲經濟救氣候 是個糟提案

《金融時報》專欄作家 本文取材自全球最受尊敬最有特色的金融報刊《金融時報》 重點摘要: 環保派看法:經濟「去成長」新科技、開發新能源無法快速減少碳排,唯一可行手段是經濟成長畫下句點。 疫情肆虐,仍有人反封城病毒比氣候危機更迫在眉睫,卻有人仍反對封城,犧牲經濟。 實驗解決環境惡化的政策可能會發現,經濟有高度彈性,在不踩地球底線的前提下,仍有新發現。 哈福特擅長用新穎的經濟學理論,針對讀者五花八門的疑問和牢騷提供輕鬆詼諧解讀,因而被譽為「堪稱全球最受歡迎的經濟學作者」,他的專欄是《金融時報》有史以來關注度最高的專欄之一。 長期以來,某一些環保主義人士總是不斷大聲疾呼,為了地球可長可久,我們必須立即喊停經濟成長。強力擁護者之一是環境經濟學專家馬斯提尼(Riccardo Mastini)。他明確定義,去成長(Degrowth)就是要「揚棄將經濟成長視為一道社會目標的傳統做法。」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