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索我的图书馆
searchclose
shopping_cart_outlined
exit_to_app
category_outlined / 新闻与政治
Global Views Monthly 遠見雜誌Global Views Monthly 遠見雜誌

Global Views Monthly 遠見雜誌

No.400_Oct-19

創辦人高希均教授指出,創辦《遠見》的宗旨有二: 第一,是傳播國際知識,包括不同的領域、主題及人物,使中國人瞭解國際社會中的世界觀。因此,《遠見》的英文名字是:Global Views。第二,則是要提倡遠見,期盼透過媒體的報導,能夠讓讀者揚棄個人的偏見與一己的短見,代之以爭千秋的遠見。這就是取名為《遠見》的原因。★★★★★免費試閱 NO.379期★★★★★

国家:
Taiwan
语言:
Chinese
出版商:
Acer Inc.
阅读更多keyboard_arrow_down
购买期刊
HK$37.87
订阅
HK$378.69
12 期号

本期

access_time1
讀者投書

「讀者投書」歡迎來函,投稿如經採用,將致贈天下文化出版的新書一本。因篇幅有限,本刊具有刪改權。 「崩世代」的自我覺醒 名家專欄周俊吉先生的「崩世代」,讀著讀著, 與我有著同樣的共鳴。七年級生的我,處在一個 「青年低薪」的年代,我們必須更努力,才能在滑 世代中走出自我。 《遠見》399期封面故事,所提及的「創二代」, 其實正好是部分崩世代的生命經驗:有的人一出 生就傳承了一個企業,或許是艱辛的,或許是順遂 的;有的人建立起企業文化、價值認同,富過好幾 代;有的人勇闖世界,打造圓夢方程式;有的人推 翻各種理所當然,重新定義自我;當然,還有更多 的故事,是值得崩世代與創二代相互交流的。 「崩」,其實也在全球政經上反映各種大事:索 羅門群島的斷交崩解、無人機轟炸沙烏地阿拉伯 的石油崩盤、中美及日韓貿易戰的崩壞、香港反送 中的分崩離析⋯⋯。然而,「崩」的時代,也讓我 們重新再去定義一個人、一段歷史。 高雄市 林彥佑 「富二代」如何成為「創二代」? 《遠見雜誌》399期封面故事的調查,讀來真是 饒富趣味!同時亦可仔細端詳台灣家族企業較世 上其他比較方之間,是更為重視「企業文化」(誠…

access_time1
我曾經小看了澳洲

1990年代,我到澳洲首都坎培拉的澳洲國立大 學(ANU)攻讀碩士,前後在澳洲生活了兩年多。 當時坎培拉的市中心比我台南家鄉小鎮還要小, 真是一個好山好水好安靜的城市。 那時候澳洲人口1800萬左右,比台灣少350萬。 1澳幣兌台幣17元左右。坎培拉一般獨棟民宅, 400萬∼500萬台幣買得到。我在學校銀行裡開戶 存了1萬澳幣,儼然成為大戶般,第一次到銀行, 櫃姐就把我叫到一個小房間,鼓勵我利用這筆錢 投資。當時我還不太懂理財,感到很意外,這麼少 錢,能投資什麼,就婉拒了。之後每次進去,我都 感受到櫃姐的期待,就盡量不走進銀行了。 1990年代的台灣已經富裕了,很多累積到財富 的父母,興起了移民澳洲熱。他們追逐的是比較好 的生活環境,與比較自由開放的教育環境。但當年 的澳洲,絕不是賺錢的好地方,景氣並不繁榮。我 去澳洲念碩士,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氛圍下去的。 因為這些生活經驗,讓我誤以為我很懂澳洲,但 其實不然。我還真小看了澳洲。過去30年來,澳洲 已有十足進步,只是我一直停留在過去印象。 若只跟台灣比較,台灣人均GDP在1995年時約…

access_time3
當代社會中的典範人物

(一)求學坎坷,得獎當然 張作錦16歲離鄉隻身來台,先是從軍、逃兵、街 頭「遊民」;稍後考進政工幹校,剛服役卻因肺病 被退伍;28歲考上政大新聞系,又險被「勒令退 學」,幸有教育部「姑念該生」的批示,32歲終於 大學畢業,獲得平生第一張文憑。 「我的求學路,兩個字:坎坷」,作者在回憶錄 中總結。 當馬總統在2015年頒贈總統「文化獎」;2016 年又頒贈「二等景星勳章」給張作錦先生時,張夫 人坐在第一排,面帶微笑,全神貫注;我自己也受 邀觀禮,太為老友興奮了;一個新聞人兩年內獲得 國家元首兩項大獎是前所未有的。 「他的得獎路,兩個字:當然」,這是我的觀 察。 這個生命波折及才華被賞識的故事,只能在一 個開放社會才容易出現;這本回憶錄也就值得細 讀。 (二)走向新聞,展現長才 經過成長中的多重轉折,張作錦政大畢業後, 苦盡甘來。孔子說得好:「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 惑」。1964年進入《聯合報》,展開了從「遊民」 到「報人」的新聞專業之旅。後來大家所熟悉的, 「一生以記者」為榮的政大新聞系畢業生,從高雄 地方記者走進台北總社,蓄勢待發。 1971年我國退出聯合國,外交孤立,但是全國上…

access_time1
信任,人類最寶貴的資源

中美貿易戰爭何時開始的?應該是川普當選美 國總統後。 2018年3月22日,川普簽署一紙備忘錄,宣布 「中國偷竊美國智慧財產權和商業祕密」,因此 依據《貿易法》第301條,對中國進口產品徵高關 稅。中國反制,也對美國農產品徵收關稅。 一年半來,雙方互相較勁,有時劍拔弩張,有時 峰迴路轉,談判始終無法定於一鐸。不僅是貿易, 更延伸到科技、國防、國力的戰爭。 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湯馬斯.佛里曼直指: 「這場貿易戰,本質上是一場信任之戰。」 最近,他應邀在北京發表演講,演講一開始,就 分享一個自己最喜歡的電影《絕地救援》。故事是 講美國太空總署NASA和中國航天官員合作,成功 救援距離地球2.49億英里外的美國太空組員。 佛里曼看了電影三遍,以此開場,不難了解他期 盼中美合作的心切。 過去中美互信,透過科技的發展,中國經濟得以 快速成長。中國銷美的是T恤、球鞋、玩具;美國 銷中國的是科技產品、手機、人工智能系統。雙方 還能保持平衡。 現在,中國技術進步了,他們銷歐美的也是科技 產品。他分析:「當世界變平、變快、變智能後, 下一步就是『深』」。一旦進入深層技術,深入住…

access_time1
不統,不獨,不武。不行?

住在台北市,卻很久沒去「西門町」,星期天和 家人去逛了一趟。西門比過去熱鬧多了,那天最顯 眼的景色是路旁旗幟飄揚,在各色的布幅上寫著 斗大的字,如「台灣獨立」,兩旁兩行小字,「我 們的未來自己決定,台灣的前途人民做主」;再如 大字「獨立建國」,兩旁小字「台灣人中國人都是 人,尊重做人的基本人權」。 行人好像視若無睹,因為已經司空見慣。如果樹 旗者目標是針對外國遊客,想來他們識中文的人 不多。反正現在台灣又到了大選季節,這些事想來 也是「應有之義」。 在台灣,宣揚獨立是言論自由,就像宣揚統一 也是言論自由一樣。但「宣統」可是多半沒人敢; 「倡獨」則有免於恐懼的自由。不過無論是「宣 統」還是「倡獨」,就像英國一位政治人物譏諷他 慣於大言炎炎的同僚一樣:你光是嘴巴嚷嚷,並不 能使頭等車廂和三等車廂變成二等車廂。也就是 說:請告訴我們,你的高見怎樣才能做到?這才是 重要的。 「宣統」者很少發聲,民眾多不知其具體政見。 「倡獨」者雖「發言盈庭」,但似乎也沒有告訴我 們,要怎麼走才能達到那個目的。 前總統馬英九,很多人批評他「人很笨拙」,但 我認為,在兩岸政策上,他「聰明絕頂」。2008年…

access_time1
書本教的不是唯一答案

在報上看到一位讀者說她在念國中時,學校對 面是第一志願的高中,她的導師每天中午吃完便 當,便帶全班到校門口,排好隊,對著該高中大喊 「我的學校!我的學校!」我看了好生驚訝,這實 在太誇張了,難怪我們的升學主義打死不退。 管理學大師韓第(Charles Handy)在牛津大學念 的是最冷門的古典希臘和拉丁文學,畢業後卻到 當時最大的殼牌石油公司做事,現在是有名的管 理學大師。他說學什麼沒有關係,如何運用學到的 知識才是關係。 研究發現,除了法學院、工學院和醫學院,其他 零售、銀行、保險、投資等行業所用的人都不是看 專業而是看人品。大學所教的東西在職場沒有幾 個月便用完了,公司需要的不是技術而是誠信、對 市場的敏銳度和敬業的態度。它才是升遷的關鍵。 現在科技進步得非常快,人類生活在一個世代 之內,便改變了(蘋果手機是2007年1月9日初次 上市,在短短12年間,它已全然革命了我們的生 活)。昨天行得通的方式,今天不一定幫得了你, 甚至會成為前進的阻礙。 韓第說他的記憶力不好,這對念古典文學不利, 但他的老師說,如果你的答案更好,書本上的答案 一點也不重要,鼓勵他不去死背而去思考。他說…

hel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