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INIO前

READERS 讀者

No.129_Sep-21

《讀者》雜誌主要訴求發掘人性中的真善美,深刻體驗人文與關懷;融合了文化、知識與趣味,雜誌內容廣泛彙集了兩岸三地及各地華人區域知名作家作品以共賞,遠離腥羶色,閱讀人性真善美,體驗人文關懷。另外也有來自不同領域的藝文讀者投稿,分享不同生活下點點滴滴,小故事裡有著令人深深感動的人性光輝,可說為目前雜誌中獨樹一格之美物。

国家:
Taiwan
语言:
Chinese
出版商:
Acer Inc.
出版周期:
Monthly
HK$22.50
HK$269.99
13 期号

本期

1
虛室生白

「虛室生白」,這句話出自《莊子》。 所有過往,皆為序章。輕輕放下過去,眼光投向未來,由滿入虛,於是,空而後生,這就是「虛室生白」之意。 在青春歲月,人大多是趨滿的。喜歡用一身青翠,將自己打扮得蔥蔥蘢蘢。理想與感情,鮮嫩如春,熱烈如夏。巴不得將每一日的時光,都安排得滿滿當當。對於虛,唯恐避之不及。 什麼時候,才會開始明白虛的可貴? 一個人有了閱歷,漸漸有了一雙洞悉世情的眼睛後。此時,再回顧自己的生活,難免於滿滿當當之間漸感累贅。刪繁就簡之餘,恍然察覺,過往的日子裡,自己在可有可無的人與事上,浪費了太多的時間,以致如今前路漫漫。 透過「虛室生白」這句話,莊子想說的是,生止於滿,而源於虛。 正如一棵樹,經歷了春的初生、夏的繁茂,於滿滿當當之時,就會停下生長的腳步,由滿入虛,直至下一個年輪的開始。秋冬的蕭條,由滿入空。而這樣的虛與空,為來年的生,騰出了空間。 一半圓滿,一半空虛,人生便是如此。年輕時,用理想與汗水,將人生填得滿滿當當。然後,走到某個階段,便得學會割捨與揮別,騰出空間,重新容納新的事物,在空與虛之間,讓自己步入另一段人生旅程。 這就是「虛室生白」的意義。虛,而後生。…

f0001-01
2
紙的勝利

陽光融化了黑粒狀的積雪,汙濁的水流中漂著積存了一整個冬天的家用廢料─破布條、大大小小的骨頭、碎玻璃,空氣中瀰漫著混濁的氣味,在這些氣味中最為濃烈的,是春天那潮濕而甜蜜的泥土氣息。根尼亞‧皮拉普廖特奇科夫來到院子裡透透氣。他的姓讀起來實在是太愚蠢了,所以自識字起,他就為這個姓氏感到屈辱。 他的雙腿天生就有毛病,因而他走起路來一蹦一跳的,很是奇怪。 他的鼻子總是不通氣,他只能靠嘴呼吸。他的嘴唇總是乾乾的,所以他不得不常用舌頭將其舔濕。 此外,他沒有父親。在這裡,半數孩子沒有父親。但和其他孩子不同的是,根尼亞沒法像他們那樣說自己的父親戰死了,因為他壓根兒就不曾見過自己的父親。凡此種種,讓根尼亞成了一個非常不幸的孩子。 他剛剛從冬春季節的病勢中復原,因而出門時戴著毛皮滑雪帽,帽子裡裹著頭巾,脖子上纏著一條長長的綠圍巾。 陽光暖和得出奇,小女孩們都把長筒襪放下來,在腳踝處捲成一圈緊繃的「小香腸」。家住七號房的老太太在孫女的幫助下,拽出一把椅子,放在窗戶下面,坐下來曬太陽,頭向後仰著。 不管是空氣還是大地,一切都顯得鼓脹而飽滿,尤其是那些裸露的樹幹,眼看就要迸發出細小的、幸福的葉芽。…

f0004-01
1
善良、快樂、智慧與道義

我想給大家解釋幾個名詞。我要說的第一個詞是「善良」。善良是什麼呢?是一個祝福。 我記得很清楚的一天,是2006年4月21日,我小女兒出生的那天。晚上我從醫院出來,坐地鐵回家,地鐵裡有一個女人在賣報紙,她背著一個小孩,小孩已經睡著了,垂著頭,但女人手上的報紙還有一厚沓。我自然想起自己的女兒,我希望我的女兒來到一個好的世界,希望這個世界能更好一點兒。於是,我就把那個女人剩下的報紙都買下來,然後對她說:「小孩睡著了,你趕緊帶他回去吧。」 我想這個世界確實比以前的好了一點點,這一點點就是那個小孩可以比較舒服地早睡一兩個小時。所以,當我們說善良是一個祝福的時候,它不僅僅是我們對他人的祝福,也是我們對自己的祝福,更是對這個世界的祝福。當我們表達善意的時候,這個世界就比原來好一點點。 同學們離開學校後,會遇到很多人、很多事情,有時候可能心情很壞,怎麼辦呢?能不能對世人保持善良呢?《金剛經》裡有一句話:「心生種種法生。」世界上其實本來沒有仇人,因為有仇恨,所以才會有仇人。如果人和人之間有更多的善良,那就不會有仇人。…

f0008-01
1
黛玉的物哀

黛玉的審美情趣,很有日本「物哀」的味道。日本境內美景眾多,常常讓人感受到詩情畫意。但日本又深受各種自然災害侵襲,所以日本人有一種深深的「物哀」意識,這是一種生死觀,也是一種審美意識,講究瞬間美,悲與美相通。 畫家畫黛玉時,往往選擇她行為藝術式的葬花場景。愛花惜花之人不罕見,但一般人也不過如寶玉一般要把落花撒在水裡,但黛玉怕流出大觀園的落花匯入汙水,花魂被糟蹋了,所以她做了一個花塚,把落花掃了,裝在絹袋裡,拿土葬了,任其隨土自化。 黛玉和湘雲中秋夜聯詩,湘雲由眼前所見而靈感一現,說出「寒塘渡鶴影」的佳句,黛玉就有「冷月葬花魂」的絕句等著她。如果說湘雲的佳句是偶得,那麼黛玉的則是渾然天成,是她的心聲。 日本人也愛殘冷之月、愛落花,因為他們認為殘月、落花潛藏著一種能增加美感的哀愁,這種生命無常的悲哀帶來的是強烈的美感,這是「物哀美」的一種表現形式。 在去蘅蕪苑的路上,寶玉嫌敗落的破荷葉可恨,問怎麼還不讓人拔去。林黛玉卻說喜歡李商隱的「留得殘荷聽雨聲」。…

f0010-01
1
「自私」可能推動了經濟發展

在經濟學家眼裡,「自私」未必是一個十分令人討厭的詞語。 「古典經濟學之父」亞當‧史密斯在1776年出版的《國富論》中寫道:「我們能夠喝到牛奶,吃到豬肉,並非因為奶農和屠夫的饋贈,而是因為他們在追逐利益。」他要表達的是這樣一個觀點:在經濟生活中,一切行為的原動力並非來自同情心或利他主義,而是來自利己之心,來自每一個人改善自身生活條件的欲望。 所以亞當‧史密斯接著說,人們從事勞動,未必抱有增進社會利益的動機,但在一個自由放任的社會,人們會受到一隻「看不見的手」的牽引,而去盡力達到一個並非他們本意所期望達到的目的,即請給我我所需之物,同時你也可以獲得你所求的東西。 由於人與人之間天賦與才幹有所不同,為了更有效率地賺錢,每個人都會依據自己的專長,選取自己能以較低成本從事生產的工作,然後在市場上與其他專業者進行交換,以獲取自己所需。這樣一來,社會上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專業化分工,整個社會的生產效率隨之提高。 在《國富論》出版近100年後,達爾文又從生物學家的視角,佐證了亞當‧史密斯的觀點。…

f0011-01
2
了不起的鄭小瑛

指 揮 鄭小瑛站在指揮臺上,右手拿著指揮棒。她的手靈巧、柔軟,善於表達感情,音樂家崇拜她的手,說她的手會唱歌。年輕時,她總穿一襲黑色長裙,身材高挑,舉止優雅,「她指揮的音樂與她的容貌一樣美麗」。如今,她年事已高,頭髮灰白稀疏,她用髮夾在腦後別了一個髻。 鄭小瑛是中國第一位女指揮,曾任中央音樂學院指揮系主任、中央歌劇院首席指揮。「在歌劇指揮這塊,我是第一個。」她自豪地自我介紹。長久以來,指揮行業由男性主導,沒有女性的立足之地。1930年,安東尼婭‧布里科登上柏林愛樂樂團的指揮台,成為世界上第一名女指揮。在電影《首席指揮家》中,當布里科說她想成為一名指揮時,聽眾們笑作一團。 1987年,鄭小瑛去美國丹佛市拜訪布里科,布里科問她的第一個問題便是:「你們中國是否歧視女指揮?」當得知鄭小瑛不僅是指揮,還是國家歌劇院的首席指揮時,布里科眨了眨眼說:「你是幸運的。」…

f0012-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