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INIO 商標
探索我的圖書館
READERS 讀者

READERS 讀者 No.112_Apr-20

加入最愛

《讀者》雜誌主要訴求發掘人性中的真善美,深刻體驗人文與關懷;融合了文化、知識與趣味,雜誌內容廣泛彙集了兩岸三地及各地華人區域知名作家作品以共賞,遠離腥羶色,閱讀人性真善美,體驗人文關懷。另外也有來自不同領域的藝文讀者投稿,分享不同生活下點點滴滴,小故事裡有著令人深深感動的人性光輝,可說為目前雜誌中獨樹一格之美物。

閱讀更多
國家/地區:
Taiwan
語言:
Chinese
出版商:
Acer Inc.
頻率:
Monthly
訂閱
$960
13 期號

本期

1 最少
你是暗夜裡的光

17年前,「非典」的陰影籠罩北京時,我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接受了長達兩周的隔離。和我一起被隔離的有一個剛考上研究生的女孩,她因1型糖尿病眼底發生了嚴重的病變,視力只有0.1,讀書看字非常吃力。 我問她:「你現在是這種情況,為什麼還要堅持上學?」她說:「因為我在讀書的時候,會忘了我的眼睛不好。」 10年前,我們眼科病房來了一個農村小男孩,名叫天賜。他爸爸說,這個孩子是上天賜給他們全家最好的禮物。可是,小男孩的雙眼長了惡性腫瘤,晚期,而家裡一貧如洗。 媽媽離開了他,但爸爸沒有。於是,白天,他在我們醫院接受化療;晚上,父子倆在北京西站賣報紙。 有一天,我聽到和他同病房的小孩問他:「你家在哪兒?」他晃著頭髮掉光了的大腦袋,說:「我沒有家,我爸在哪兒,哪兒就是我的家。」 作為醫生,我除了每天見證病痛帶給人們的苦難,同時也不斷見證著患者戰勝苦難的勇氣和堅強。 我們的世界有形形色色的苦難,病痛是其中一種,它是我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。上天從來不吝於雪上加霜,也從來未曾對深陷苦難的人,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憐憫。 可是,沒有苦難,便沒有詩歌。…

2 最少
野宴

我們家在海邊的野林子裡。它是一座由幾行密密的榆樹圍起的小院,院門是木柵欄做成的。屋子不大,石基泥牆,屋頂鋪了厚厚的草苫子和海草。 茅屋四周是無邊的林子。往南走十幾里才會看到一些房屋,那是離我們最近的村子。 到我們這兒來的人很少。生人常常覺得一間茅屋孤零零地藏在林子裡,有些怪;屋裡只有我和外祖母兩個人,也有些怪。 其實這裡一直都是這樣,在我出生前就是這樣了。媽媽在一個大果園裡做臨時工,爸爸在很遠的山裡,所以平時只有我和外祖母。媽媽隔一個星期回來一次,爸爸半年回來一次。我常常爬到高高的樹上望著遠山,想看到父親。 來小院的人很少知道我們家的事,甚至不知道小院北邊不遠的林子裡還藏有一間小泥屋,那是我們原來的家。它更小,泥頂泥牆,只有兩間,已經半塌了。 外祖母說那間小泥屋是很早以前建的,現在的茅屋是我出生前才蓋的,就為了迎接一個新人的到來。 「『新人』是誰?」我問。 外祖母笑了:「當然是你!」…

1 最少
憂愁上身

有一年春節,我從北京回老家汾陽過年,電話裡和一幫高中同學約好初四聚會。初四早晨,縣城裡有零星的鞭炮聲。我一大早就醒來,開始洗澡換衣服,心亂,像去赴初戀的約會。 又是一年不見,那些曾經勾肩搭背、橫行鄉里的春風少年,被時間平添了一些陌生感。到底是有牽掛,一干人圍坐桌邊,彼此客氣,目光卻死盯著對方。一個同學捧著菜單和服務生交涉,其餘人假裝禮貌選擇沉默。包間裡靜極了,大家聽他點菜,個個斯文得像在上班主任的課。他們一口一口吸菸,我一眼一眼相望。可惜滿目都是同窗好友老了的證據,想調侃幾句,一時又找不到合適的鄉語。 這時,一個做推銷的同學吐了一個菸圈後,一下找到了高中時代的興奮感,盯著我「拷問」道:「賈導演,老實交代,今年你又交往了幾個?」 青春雖走,荷爾蒙猶在。這個話題讓一屋子剛步入中年的同學頓時煥發了青春。對我的「審訊」讓所有人激動起來,我接受這莫須有的「罪名」,只為找回當年的親近。就像高一時,他們捕獲了我投向她的目光中的愛慕,在宿舍熄燈後杜撰我和她的愛情,而我選擇不辯白,夜夜在甜蜜的謠言中睡去。…

1 最少
道德圈

《亂世佳人》中有些細節讓人過目難忘。當郝思嘉駕著馬車穿越戰火,歷經困苦周折回到自己的陶樂莊園時,她看到的卻只有荒廢的田野和幾近一無所有的家園。隨後,她從地裡爬起來,手握泥土對天發誓:「上帝啊,你為我見證,做我的見證人!他們不會擊敗我,我一定要撐住這個家。而且,等一切都過去之後,我絕不再挨餓,我的家人也絕不再挨餓!即使我說謊、偷東西、欺騙、殺人⋯上帝啊,你是我的見證人,我絕不要挨餓!」 感性層面,這段獨白讓我看到一個自強不屈的靈魂;理性層面,這是人類道德圈的縮小。有些小說和電影之所以迷人,正是因為它們揭露了人性中的陰暗。世人愛談道德,但道德往往是最靠不住的。這不僅體現在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道德觀,而且就算是同一個人,在不同的時候也有不同的道德半徑。…

1 最少
人為什麼喜歡組飯局

一般來說,好吃的東西很寶貴,我們不捨得跟別人分享。但有時,一瓶珍藏的好酒還是要跟朋友一起喝。劍橋大學考古學教授馬丁‧瓊斯在《飯局的起源》中說,飯局由來已久,我們的遠祖就開始分享食物。 我們一有機會就組飯局,慶功宴、送別宴、接風洗塵宴、生日宴。原始人就已經這樣做,「我們靠分享食物來打發時間,慶祝生命中的重要時刻,處理事務。聚餐是人類社會生活的核心特徵,由此可以看出誰是我們的朋友和親戚,以及人究竟是什麼。在食物分享及由此形成的禮節和交流中,人類顯示了他們的本質特徵。一頓飯實際上體現了不同的社會關係,這是人類所特有的文化特徵」。所以你只要有宴可赴,就已經活得很人模人樣了。…

1 最少
看待事物的三個層次

我發現看待事物存在三個層次。 第一個層次是「哪裡都好」。 我一開始對一類事物並不瞭解,自己挑不出毛病,就會覺得這類事物各方面都很好。小時候可能以為父母無所不知,老師說的都對。二三十年前,出國的人比較少,大多數人覺得「外國的月亮比較圓」,發達國家哪裡都好,挑不出毛病,簡直是人間天堂。這是因為我們的學識、歷練不足,並且對有些東西毫無瞭解。 但是,隨著成長,我們逐漸可以看出一些問題來了。這就會進入第二個層次─「輕易否定」。 在這個階段,我們對事物的理解已經有所深入,能夠看到事物的一些弱點、毛病。但我們很容易以為這些是具有代表性的,以為自己既然能看出這些問題,水平當然比這些事物的作者、設計師、管理人員、主創團隊的要高,於是產生一種虛妄的優越感。 而且隨著我們自身水平的提高,我們確實可以看出越來越多的問題。這常常會讓我們誤以為,「看出的問題越多」代表著「自身水平越高」。其實,這個推理是不成立的(一個命題只能推導出它的逆否命題,這是高中知識)。 大多數人,很容易走到這一步就停止了。只有擁有更多的歷練和反省之後,才能進入第三個層次─「抓住主線」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