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ADERS 讀者

READERS 讀者 No.122_Feb-21

《讀者》雜誌主要訴求發掘人性中的真善美,深刻體驗人文與關懷;融合了文化、知識與趣味,雜誌內容廣泛彙集了兩岸三地及各地華人區域知名作家作品以共賞,遠離腥羶色,閱讀人性真善美,體驗人文關懷。另外也有來自不同領域的藝文讀者投稿,分享不同生活下點點滴滴,小故事裡有著令人深深感動的人性光輝,可說為目前雜誌中獨樹一格之美物。

閱讀更多
國家/地區:
Taiwan
語言:
Chinese
出版商:
Acer Inc.
頻率:
Monthly
$80
$960
13 期號

本期

1 最少
持滿之戒

老子說:「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。」這句話怎麼理解呢?比如說,有一個盛滿了水的容器,你端起來就走,結果會怎麼樣?水會灑出來。「不如其已」─你不如把它放下。 這句話是說,做什麼事,如果非要把內在裝得很滿才去做,就沒法做,所以不如適可而止。後世把老子的這種教誨稱作「持滿之戒」。 中國人做事特別在意「滿」這個字。《淮南子》在解釋「持滿之戒」時,講了一個故事。 戰國時期魏國國君魏武侯問他的手下李克:「吳國那麼強大,為什麼後來滅亡了呢?」李克回答,因為吳國「數戰而數勝」。意思是,吳國打了很多次仗都打贏了,所以滅亡了。魏武侯越聽越糊塗,於是問:「打仗每次都打贏,這是吳國的福分,怎麼會導致滅亡呢?」李克回答:「不斷征戰,老百姓就會疲憊,疲憊了就會心生怨恨;每次都打贏,國君就會驕傲,繼而開始放縱,野心會越來越大,野心大了以後就會把國家所有的錢都投入戰爭,這樣會把國力消耗殆盡。最後,國君的野心大到了極點,老百姓的怨恨也大到了極點,上下都到了極點,按理說,吳國的滅亡都算來得晚了。」…

2 最少
錦繡年代

在我的童年時代,表哥是我唯一接觸較多的異性。我的意思是,年輕的異性。 我們家姐妹三個。舊院呢, 又儼然是一個「女兒國」。表哥的到來,給這閨闈氣息濃郁的舊院,平添了一種紛亂和驚擾。我記得,那個時候的表哥,有十來歲吧。他生得清秀白皙,瘦高的個子,像一棵英氣勃勃的小樹。 那時候,表哥是舊院的常客。他乾淨、斯文,有那麼一種溫雅的書卷氣。當然,現在想來,表哥念的書終究不算多。初中畢業以後,他便去了部隊,一去多年。但怎麼說呢,表哥身上的那種書卷氣,把他同村子裡的其他男孩子區別開來。這使得他在芳村既醒目,又孤單。 還有,表哥會唱《沙家 浜》。人們幹活累了,就會逗他唱。他站在人群中間,清清嗓子,他一唱起來,人們就安靜下來。表哥唱得未見得有多好,然而,他旁若無人。人們是被他的神情給鎮住了。在鄉間,有誰見過這麼從容的孩子?直到後來,我姥姥每說起此事,總會感歎說,這孩子,從小就有一副官相呢。 表哥是大姨的兒子。那幾年,他常到我家來。我母親總是變著花樣給他做吃食。我母親喜歡他,曾一度想把他要過來,做自己的兒子。在我的記憶裡,母親在廚房裡喜氣洋洋地忙碌時,十有八九,就是表哥來了。…

1 最少
謊言

小孩撒謊,可笑而不可惡。我家老大,「詭計」多端。四歲時,帶他去朋友家聚餐,其他小孩都留在戶外踢球,他呢,一個人溜進盥洗間,好奇地使用電動剃鬚刀,把自己的眉毛剃掉了。 我發現後,驚問「失眉」緣由,他居然面不改色地說道: 「哥哥在花園裡踢球,球飛到我臉上,打中我的眉毛,它就整條掉下來了!」 我聽後笑倒在地,忘了生氣。 少年撒謊,可惡而不可恨。 少年撒謊的目的,是為了「保護自己」─懶惰而未寫作業,向老師誑稱「生病」;和朋友去看戲,卻對母親說「回學校補課」。 謊話一說,責備與責罰,全都可能逃脫。所以嘛,在成長的過程中,不撒謊的少年,萬中無一。 成人撒謊,不叫謊話,叫騙話。騙話又分兩種:一種有毒,另一種無毒。 無毒的那種,也叫「吹牛」。為了一己的私利而自我吹噓─明明只是一隻小老鼠,卻硬要「吹」成一隻大老虎。閱歷廣的人,一眼便能看穿他是隻「紙老虎」;然而,道行不到家的,就會懵然把他當作人間罕見的「白額虎」,頂禮膜拜。 有毒的那種謊言,往往是浸在蜜汁裡的,騙子用它來騙財騙色,財色兼收後,便腳底抹油,溜之大吉。 騙話,說上一千次便成真理。所以,撒謊的習性必須革除。…

1 最少
平常心不平常

我第一次聽到「平常心」這個詞,記得是在數十年前。旅日圍棋高手林海峰出戰阪田九段,他的老師吳清源告訴他:下棋的要訣就是「平常心」,急切求勝或怯場懦弱者必敗,臨陣要「陽陽如平常」,才不致舉動毛躁、表現失常。 「平常心」最早是中國禪宗所倡導的,趙州禪師問南泉禪師:「如何是道?」南泉禪師就說:「平常心是道。」平常心看起來只如平常,卻不平常,高度原來是與「道」相等。在《景德傳燈錄》裡,有僧人問招賢禪師:「如何是平常心?」招賢禪師說:「要眠即眠,要坐即坐。」僧人直率地再請教禪師道:「我學不會,該怎麼辦?」招賢禪師又告訴他:「熱即取涼,寒即向火。」平常心就是稀鬆平常,不做作,不勉強,天性自然,連學習都是不必的。 禪宗最早講平常心,主要是說「大道」並非在日常庸事之外,「修行」並不是要超出本性。因此,「饑來吃飯倦來眠」就是修行要道,以此昭示人們不要到自身之外去覓仙佛。可惜世人往往弄不明白,常常拿著燈去找火。 現在流行的「平常心」是什麼含義?我無從確定。但我認為,至少應含有三重意義。 第一是從容輕鬆…

1 最少
萬古虛空,一朝風月

白露已過,窗前一棵合歡樹仍在開花,八九十朵的樣子─大約是夏天連遭淫雨未開夠。這棵樹猶如一個人,執念頗深,非要將一年中未盡的事做完了。 每日坐在窗前,我一歪頭便能看見這些羽狀的小紅花朵,如不死精魂。 2020年是許多文壇星宿的百年誕辰,比如汪曾祺。 浙江美術館舉辦了汪曾祺百年誕辰書畫展,展出的許多字畫,都是我先前未曾見過的。我尤其對一幅畫印象深─一塊焦墨般的巨石旁,長著一株水仙,像是專門來給石頭做伴似的;石上立一鳥,圓乎乎的,正欣賞著這水仙花⋯他還畫過一個小鬼生氣的樣子,靈動可愛,童趣盎然。溥心畬也畫過一幅─鍾馗騎自行車,一樣滿紙童趣,令人喜悅。 從書畫中,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底氣,書畫中蘊藏著許多只能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。再看他的行書隨筆,古拙憨厚,墨色濃淡相宜,大小不一,歪歪斜斜的,像一個人秋夜醉酒,一肩高一肩低地趕路,遍身被月色朗照,潤而涼,一派濕漉漉的架勢,蹚著夜露東倒西歪地回了家。好便好在隨意,閑逸,有野趣,絕無市儈氣、名利氣。除了幽靜之氣,他最可貴之處,當在佻撻之氣、頑皮之氣。…

1 最少
日本人的「幸福危險論」

與其他國家的人相比,日本人很少使用「幸福」一詞,特別是在日常會話中。 日常不使用「幸福」一詞,不僅因為日本人生活上與幸福關係疏遠,還因為他們養成了對幸福有所迴避的習性。 比起滿月,日本人更喜歡帶有些許殘缺的月亮,興許也是受到這種「幸福論」的影響。回顧一下日本人幸福感淡漠的由來,可以知道,自古以來,日本人就被反覆地灌輸了這樣的觀念:幸福是危險的、空虛的,而忍受不幸才是美德。 日本自古就有不少關於修養的書,這些書幾乎都毫不例外地告誡人:「如果九分不滿足,十分就漾出來了。」 意思是說,人如果期望一切都達到十分滿意的程度或者期望達到幸福的狀態,雖非罪惡卻是危險的,這將會成為痛苦之源。 這種想法不用說,是出自老莊的少欲知足思想。老子的「知止所以不殆」「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長久」,就是說:做人做事知道滿足,懂得節制,才能長久。 日本古時, 鴨長明在《方丈記》中說,「有財多慮」, 「人所營皆愚, 尤以造家宅於如此多危之京中,耗財惱心,實為愚中之極」,所以「唯草庵,閑逸無慮」。其結論依然是幸福危險論,即認為優渥的物質條件,會帶來恐怖和不安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