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INIO 商標
探索我的圖書館
READERS 讀者

READERS 讀者 No.125_May-21

加入最愛

《讀者》雜誌主要訴求發掘人性中的真善美,深刻體驗人文與關懷;融合了文化、知識與趣味,雜誌內容廣泛彙集了兩岸三地及各地華人區域知名作家作品以共賞,遠離腥羶色,閱讀人性真善美,體驗人文關懷。另外也有來自不同領域的藝文讀者投稿,分享不同生活下點點滴滴,小故事裡有著令人深深感動的人性光輝,可說為目前雜誌中獨樹一格之美物。

閱讀更多
國家/地區:
Taiwan
語言:
Chinese
出版商:
Acer Inc.
頻率:
Monthly
訂閱
$960
13 期號

本期

1 最少
鮮活

舌尖五味,酸、甜、苦、辣、鹹。鮮,不在其列。 什麼是「鮮」?我們發現,即便精通辭章,也很難一語中的。這是一種飄忽難表的滋味,玄而神祕,品得出,卻說不清道不明。 這不一般的滋味,來源於新鮮。有別於酸、甜、苦、辣、鹹,這種令口舌為之一新又為之一振的味道,多半未經時光的調和,出了水、脫了泥,便很快上桌。想要捕捉這樣的「乍見之歡」,只會發現,那味兒總是難以持久。 何物最鮮?初宰的羔羊、初捕的魚蝦,就地盛一瓢清水,文火燉煮,取鹽開味,僅僅如此,就能品出鮮來。 可見這鮮味背後,是一片活蹦亂跳的勃勃生機,靈動,鮮明。由此一來,「鮮活」一詞也從味覺的餐桌,走向了欣欣向榮的大地。 大地的鮮活, 是萬物的生動,是生命的鬱鬱蔥蔥,是一種真真切切的力量。里爾克說:「好好忍耐,不要沮喪。如果春天要來,大地會使它一點一點完成。」生機盎然是不可抗拒的。 日子的鮮活,則在於滿腔熱情地對待每一天,在生命的所有時間裡樂觀、向上,因活力十足而鮮亮奪目。生活會有困頓,生命總有劫難,或是突如其來,或是久在其中,但總可以度過,彼此守望相助,抑或獨自從容直接面對。 多給日子提提鮮,把日子過成詩也許並不容易,但可以讓它更鮮活動人。…

2 最少
王浮得救記

老畫家王浮在弟子凌的陪伴下,遊蕩在大漢帝國的道路上。 他們行進得很慢,因為王浮夜裡要停下來凝望星辰,白天要停下來觀看蜻蜓。他們的行李很少,因為王浮喜歡事物的形象,而不是事物本身。在王浮看來,除了畫筆、顏料、宣紙等,世上的任何東西都不值得擁有。他們很窮,因為王浮只用他的畫換取小米粥,而不是錢幣。他的弟子凌被裝滿畫稿的袋子壓彎了腰,彷彿肩上扛著的是蒼穹。 凌並不是生來就跟隨一個追逐晨曦和夕陽的老人四處奔波的。他的父親是黃金交易人,母親是一個玉石商人的獨生女。在凌從小長大的家裡,財富將一切偶然擋在了門外。這種小心翼翼與外界隔絕的生活讓他變得膽怯:他害怕昆蟲、雷電和死人的面孔。凌十五歲那年,父親為他挑選了一位容貌姣好的妻子。辦完喜事,凌的父母彷彿不想給兒子添麻煩,竟然雙雙故去,留下凌獨自住在朱砂色的宅子裡。陪伴凌的是他年輕的妻子,她始終面帶微笑。凌愛這位心地純淨的妻子,就像愛一面永不變暗的鏡子、一枚永保平安的護身符。 一天夜裡,在一家小酒館,…

1 最少
不懼孤獨,才能翻閱故宮

我喜歡故宮。早年,我熱愛攝影,故宮的每一個角落都泛著古老的光輝,都在楚楚動人地訴說著誘人的故事。這種誘惑,至今想起來仍令我心旌蕩漾。 但故宮對我還有更大的誘惑。年輕時的我,不知為什麼突然喜歡上陶瓷。那時好像除故宮之外,沒有任何古陶瓷展覽,相關的書也只有一本《中國陶瓷史》。恰好又趕上故宮向公眾開放,可隨時買票進入,故宮的展覽就成了我的教科書。那是一本真實博大的專業書籍,每時每刻都在向你展現輝煌的歷史。 展燈總是不亮的,大量的日光燈管都在超期服役,累得一閃一閃。隔著玻璃看陶瓷已是沒轍的事兒了,再加上不給力的日光燈,對我這樣如癡如醉喜愛陶瓷的人來說,未免有些殘酷。在漫長的一段時間裡,這種狀況都沒有改變。 我只好自己想辦法─狠狠心,買了一個三節電池的手電筒。當摁住開關,一束銀白的光照在想看的陶瓷上時,我興奮異常,大有擒獲獵物之樂。…

1 最少
香菱學詩

有一天,黛玉問香菱:你讀了那些詩,可領略了些滋味沒有? 香菱說:我倒領略了些滋味,不知是與不是,說與你聽聽。 香菱講了一首什麼詩呢?就是王維的《使至塞上》。她舉了我們都很熟悉的句子:「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。」 香菱是怎樣解讀的呢? 她說:想來煙如何直?日自然是圓的。這「直」字似乎無理,「圓」字又似乎太俗。可是合上書一想,倒像是見了這景似的,若說再找兩個字換這兩個字,竟找不出來。 我看到這一段,一方面真替香菱開心,真是痛快!你看,她已經很懂這首詩了,她的心中已經有詩情、有詩意了,對不對? 另一方面又覺得心酸。你看這個女孩,她就像是一隻漂亮的、稀罕的小鳥,那麼嬌嫩。可是她被粗暴地關在籠子裡面,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到塞上去看大自然如何壯闊。 可是當她真的讀懂了這首詩,她會說,合上書一想,倒像是見了這景。「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」,那種生命中的壯闊就在她眼前,立刻,我感動得眼圈都紅了。 我覺得,就是這樣一個孤苦的女子,活得那麼艱辛,可是她看得到。她看得到她一輩子都去不了的地方,她心裡的嚮往是那麼強烈。…

1 最少
年輕人,你要獲得選擇的權利

我在史丹佛大學讀一年級時,遇到一件事,它讓我真正懂得了自由的可貴。 有一天,我經過宿舍走廊的時候,聽到一個女孩正透過電話動情地說著什麼。這個女孩我認識,我不希望偷聽或介入別人的事情,於是小心翼翼地走開了。過了一會兒,她沿著走廊哭著走了過來。 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,這才知道,她是喜極而泣。她剛才是在給自己的父親打電話,並跟他做了一次傾心交談。她告訴父親自己現在有多麼不開心,多麼不知所措,告訴他如果自己繼續沿著現在這條道路走下去,未來只會是一片黑暗。她父親聽她講完之後沉默了一會兒,最後終於同意她不必非得做醫生。她父親答應,她可以遵循自己的意願,去當一名律師。 我的同學擦掉眼淚,她的壓力得到釋放,現在幾乎要破涕為笑了。她問我:「是不是太棒了?」 我站在那裡,極力想找些安慰和鼓勵的話,但滿腦子想的只是:可以選擇真好⋯但這就是選擇嗎?醫生或律師,在所有能夠實現的夢想中,你只有這兩個選擇嗎? 我不記得自己當時到底說了些什麼,或許我只是點了點頭,但它引發了我對許多事情的思考。其中一個是關於選擇以及不同的人如何做出選擇的問題,另一個是選擇與優勢之間複雜而又矛盾的關係。…

1 最少
融入生活

有一年,查理‧芒格和我共同參加了一個外地的聚會。活動結束後,我要趕回紐約,沒想到卻在機場的候機廳遇見他。查理龐大的身體在過安檢的時候,不知什麼原因檢測器不斷鳴叫示警。他就一次又一次地接受安檢,如此折騰半天,好不容易過了安檢,他的飛機卻已經起飛了。 可查理也不著急,他抽出隨身攜帶的書籍坐下來閱讀,靜靜等待下一班飛機。那天正好我的飛機誤點了,我就陪他一起等。 我問查理:「你有自己的私人飛機,伯克希爾也有專機,你為什麼要到商用客機機場來經受這麼多的麻煩呢?」 查理答:「第一,我一個人坐專機太浪費油了。第二,我覺得坐商用飛機更安全。」但查理想說的真正理由是第三條:「我一輩子想要的就是融入生活,不希望自己被孤立。」查理最受不了的就是因為擁有了錢財而失去與世界的聯繫,把自己隔絕在一個單間,在占地一層的巨型辦公室裡,別人要見他得層層通報,不過五關斬六將,誰都不能輕易進來。這樣他就與現實生活脫節了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