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ADERS 讀者

READERS 讀者 No.126_Jun-21

《讀者》雜誌主要訴求發掘人性中的真善美,深刻體驗人文與關懷;融合了文化、知識與趣味,雜誌內容廣泛彙集了兩岸三地及各地華人區域知名作家作品以共賞,遠離腥羶色,閱讀人性真善美,體驗人文關懷。另外也有來自不同領域的藝文讀者投稿,分享不同生活下點點滴滴,小故事裡有著令人深深感動的人性光輝,可說為目前雜誌中獨樹一格之美物。

閱讀更多
國家/地區:
Taiwan
語言:
Chinese
出版商:
Acer Inc.
頻率:
Monthly
$80
$960
13 期號

本期

1 最少
真正的教育

幾年前,我在芝加哥機場轉機時邂逅一位中年美國媽媽,她告訴我,她有一個很難教育的兒子,不斷地索取,但就是不願意遵守規矩。兒子的口號就是「我的人生我做主」。確實,在美國的法律中,年滿18歲的公民有權利開車,也可以對自己的人生做出選擇。所以這個兒子在高中的後兩年不聽父母勸告,浪費了很多時間。高中畢業後,兒子要求父母出錢送他去他嚮往的私立大學。…

1 最少
婚姻如筷子

最近,我參加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婚宴。 新郎符佐治年過五旬,新娘何瑪麗卻剛屆不惑之齡。 佐治三年前從工作崗位退下,正想偕老伴逍遙自在地四處旅遊時,妻子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急症奪走了生命。原本繽紛的生活驟然被潑上了墨,佐治整個人猶如一棵失水的植物,變得萎蔫不堪。 當時,他23歲的長女珍妮在雜誌社當記者,為工作日夜奔波;次子約翰則在大學念書。 珍妮見父親以「迅雷不及掩耳」的速度懨懨老去,決定為他做媒,讓他重覓春天。她根據父親的「品位」,密切注意周遭的合適人選。皇天不負有心人,她終於找到了。這位摽梅已過而待字閨中的女子,是雜誌社的美術設計員,恬靜而賢淑。 女兒的積極撮合,加上何瑪麗的體貼入微,終於在佐治宛如枯井的心田裡注入了甘洌的生命泉水,他重新活了過來。 婚宴由兩個孩子籌備,每名賓客都獲贈一雙精緻的筷子,一張燙金的卡片上寫有龍飛鳳舞的毛筆字:婚姻如筷子。 寥寥五個字,簡單而又深邃、莊重而又旖旎、含蓄而又浪漫,言有盡而意無窮。 珍妮上臺致辭,她情真意切地說:…

1 最少
記住那個吻

我經常會被問到一個問題:讀文學作品有什麼用?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。的確,文學不能讓你變得更成功,不能帶給你快樂, 也不會讓你更好地知道如何與人相處,不會教你怎麼談戀愛。 我之前認為讀文學作品是為了獲得一種情緒, 比如感動得號啕大哭,或者恐懼得毛骨悚然。但是,影像在傳遞情緒上要比文學方便和快速得多。 那麼,我們為什麼還要讀文學呢? 前兩天,我去看義大利畫家喬治‧莫蘭迪的展覽。他出生於19世紀末,生活非常簡單,沒有結婚,一直和3個獨身的妹妹生活在一起,鮮少外出,甚至很少和人交往。 在喧囂的20世紀,當其他的畫家都沉迷於各種畫派、各種主義的時候,他沉靜地待在老家波隆那,靜靜地畫著自己家裡的靜物和窗外的風景。 他一輩子幾乎只畫這些東西:波隆那郊外的一些山,一些樹,一些花,還有家裡的幾個瓶瓶罐罐,那些他看了幾千遍,畫了幾千遍的靜物。 他就像種在山坡上的一棵樹,只在有風的時候會微微擺動,並不會拔腿去到更遠的地方。 我問一起看展的朋友:「他是哪裡來的耐心呢,重複地畫著這些單調的事物?」 朋友說:「他真的相信這些瓶瓶罐罐裡有整個宇宙。」…

1 最少
遠行之人,必有故事

2019年,在中國上映了一部紀錄片─《赤手登峰》。這部片子講的是攀岩高手艾力克斯‧霍諾德徒手登上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酋長岩的過程。他沒有用輔助設備,只靠雙手雙腳,靠身體的每一條肌肉,用3個半小時爬上了超過900米高的酋長岩。在拍攝過程中,攝影師幾次都不敢看艾力克斯,生怕他摔下來。電影的場面讓人非常緊張,我們看到了一個攀岩的奇蹟,也看到了拍攝的奇蹟。因為拍攝者也必須是登山高手,才能在艾力克斯附近捕捉到那些近景。這部片子的導演叫金國威,是一位登山高手。 看了《赤手登峰》之後,我又將金國威的另一部電影《攀登梅魯峰》找來看,也很刺激,情節更豐富。梅魯峰在喜馬拉雅山區,海拔只有6310米,但在專業登山家看來,登上梅魯峰著名的鯊魚鰭那塊鋪蓋著冰雪的大岩壁之路,是世界上技術難度最高的攀登線路之一。電影講述了3位登山家前後兩次攀登梅魯峰的故事。攀登6000多米高的梅魯峰為什麼在技術上那麼難?影片中有一位專家,時不時出來講解一番,這位專家叫喬恩‧克拉考爾。…

1 最少
蜉蝣值得嗎

在一年之中生命顯得滿溢的那個豐富時刻,蜉蝣出現了。 每個晴朗的早晨,鳥兒每小時都會蜂擁而來。池塘的水滿溢到邊緣。沼澤傳送出大量刺耳的歌聲、哇哇聲、顫鳴聲,以及尖叫聲。在這個緊要關頭,蜉蝣出現了,提供了一個簡單的謎題:它們從何處出現?為何出現?我確實時常認為它們是多出來的一種有機體。 關於蜉蝣,吸引哲學家的一個事實是:它們的生命很短暫。幼蟲階段在水中度過,並且在某一段時間內,人們會誤認它們是一種蟲。然後,成年前的蜉蝣進入空氣中生活。空氣首先衝進它們的氣孔中,在幾分鐘或至多二十四小時之中,成年前的蜉蝣會皮膚脫落,長出翅翼, 第一次升空飛行。之後會有幾天的鼓翼時間,然後是死亡。是的,一些種類的蜉蝣是在早晨出現,在傍晚之前交配,而第二天早晨,雌蜉蝣已經在它們的膠質表皮裡面產卵。至 此,雌蜉蝣與雄蜉蝣沒有進一步的用途了,大自然就這麼允許它們死去。…

1 最少
慢慢畫

聽說我是畫家,同桌的年輕朋友拿出他隨身攜帶的電子數位板,指導我如何在上面作畫。 一概按鍵作業。先挑出不同粗細的筆頭,選擇鍾愛的顏色,將合乎心意的人物或鳥蟲魚獸,在畫板上拉線條畫出來。畫得不好馬上修正,可以隨時隨地反覆刪改,畫好後,若不滿意,可以按鍵全部刪除,再按鍵重新開啟空白頁。待作品完成,若稱心如意,一個按鍵,就可以讓世界各地的朋友都看見了,即時、快捷、高效。 年輕朋友告訴我,和他同齡的許多年輕畫家都在用電子數位板作畫。 我並不吃驚。電子科技產品,取代原有傳統手工操作的技術已經不是新鮮資訊。 回家以後,我照樣在畫桌上打開宣紙,拿毛筆浸水、蘸墨、調色,靜靜思考,細細作畫。不厭其煩地一筆一畫,平心靜氣、穩重沉著地一點一線,每天孜孜不倦,鍥而不捨。抱著自我追尋之心,貫徹始終的水墨畫家終於穿透了物質欲望;眼花繚亂的世界仍然熙熙攘攘,在宣紙上持之以恆地畫著黑白水墨的人卻已經換了一個新的時空。 雖然被稱為「學術貴族」的西班牙哲學家奧爾特加‧伊‧加塞特說過「貴族的同義語,就是一種不懈努力的生活」;然而,不懈努力地生活,並不一定是為了成為貴族。…